1. 首页 直线轴承 滑动轴承 无油轴承 直线导轨 自润滑轴承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地方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直线导轨 > 内容

自行車王國為何受制于小小的變速器
发布日期:2021-11-24 22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從今年第二季度開始,中國自行車企業訂單接到手軟,甚至一些廠商已開始談2022年的生意

  行情火爆的同時,中國自行車産業關鍵零部件受制于人的問題暴露無遺。企業一邊為不愁訂單欣喜,一邊為禧瑪諾、速聯等國際品牌變速器供應不足苦惱

  變速器是自行車傳動係統最核心的部分,也是自行車産業鏈利潤最大的環節。但這個市場長期被日本禧瑪諾、美國速聯等國際品牌佔據

  為什麼自行車王國會被小小的變速器“卡脖子”?本期議事廳邀請了行業人士共同探討這一話題

  主持人:根據海關總署統計數據,今年第三季度自行車出口金額達到11億美元,創近25年來單季新高。惜售心态浓重 废铜市场陷入低迷,自行車行情為何如此火爆?

  余世光:今年中國自行車産業能趕上這一波行情,主要是因為我國短時間控制住了新冠肺炎疫情蔓延,企業順利復工復産。

  疫情之下,為避免交叉感染,民眾趨向使用個人交通工具通勤。據我所知,在歐美市場上,連倉庫積壓都一掃而空。

  行情出來後,要承接住,離不開企業自身努力。疫情之初,有人對今年的前景很悲觀,但很多企業快速調整自己的銷售策略,採取線上銷售、線下服務的模式危中尋機。據不完全統計,國內疫情嚴重時,線上銷售佔70%左右。

  梁霄淩:現在很多企業的訂單排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、第四季度,甚至有的客戶提出要談2022年的訂單。

  劉春生:除了疫情因素,現在重視體育鍛煉的人越來越多,也是銷售火爆的原因之一。過去,消費者對自行車的需求主要是通勤,現在通勤和運動差不多一半一半。消費者需求的變化,客觀上促進了自行車産業高質量發展。

  吳錦程:國內國外市場都增長了不少。、春節前後,大夥兒都待在家裏,很多小孩就在小區騎騎車。國外很多工廠和大賣場都關閉了,訂單涌向中國,但現在電子商務方便,亞馬遜送貨上門,國外消費者不擔心渠道問題。疫情拉動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的消費者,重新回歸自行車運動。

  主持人:前些年,一些自行車企業在共享單車熱潮中,盲目擴大産能,最終栽了跟頭。面對這一輪的火爆行情,車企做何選擇?

  梁霄淩:今年的行情是被新冠肺炎疫情這一偶發事件驅動的,並非行業基本面發生了多大的變化。現在,行業內部比較謹慎,除了原本就有計劃擴大産能的企業,大多數車企,以及上遊零件廠商,面對做不完的訂單,更偏向選擇添加臨時人手,而非增加固定資産投資。所以,自行車行業不會出現前幾年共享單車火爆時的瘋狂。

  主持人:近日,有媒體報道,中國自行車企業不愁訂單,卻為海外零件商供應跟不上而苦惱。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大的自行車産能,但被稱為自行車“心臟”的變速器,長期為日本禧瑪諾和美國速聯等少數企業壟斷。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?

  吳錦程:從4月中旬開始,海外市場拉動起來了,一段時間裏國內零部件供應不上。目前缺口最大的是禧瑪諾變速器。因為疫情,它在菲律賓、新加坡的工廠停産了。禧瑪諾在中國設有工廠,但核心零件仍要從海外進口。我們四五月份下的訂單,交付期都得到明年的七八月份了。今年八九月份下的訂單,現在都沒有一個明確的交付期回復。

  梁霄淩:今年年中,禧瑪諾供應跟不上車企訂單的問題暴露出來。第二季度,國內企業已復工復産,但禧瑪諾布局在其他國家的一些工廠,受疫情影響,生産沒有跟上。到第三季度,它的生産基本恢復了,但因行情火爆,訂單實在太多了,根本生産不過來。

  自行車變速器不是簡單的通用零件。在制造工藝、品牌形象、市場推廣等多方面的積淀,國外企業比中國廠商深厚得多。中國企業在技術、品牌、渠道等各方面,都需要時間累積經驗。

  余世光:現在市場上80%的自行車變速器,都是日本和美國的産品。國內市場1000元以上的自行車變速器,一年需求約800萬套,95%的份額被日本禧瑪諾和美國速聯佔據。

  以佔據市場最大份額的禧瑪諾為例,自行車一旦用上它的變速器,價格頓時上一兩個檔次。新冠肺炎疫情蔓延,影響到禧瑪諾全球生産線的穩定。它打噴嚏,國內車企就感冒,這樣“卡脖子”的現象長期存在。

  自行車各部件中,變速器的技術含量最高。它是精密復雜的機械係統,制造精度達到微米級別。小小的變速器在各種溫度條件下,在長期使用磨損中,都要保持穩定,這需要相當高的技術含量。

  其次,不論是禧瑪諾,還是速聯,國外企業的專利保護非常完備。他們通過嚴密的知識産權壁壘,阻礙其他競爭者進入行業。後來者一不小心就會侵犯他的知識産權。

  另外,他們兩家的品牌效應非常厲害。這跟他們長期重視産品技術質量、宣傳服務、品牌建設以及專利保護是分不開的。

  劉春生:專利是頭號攔路虎。禧瑪諾是百年企業,速聯也有三十多年歷史,據我所知,他們在中國申請了2400多件專利,在全球申請了五六千件專利。後來者要追趕,很多路被封死了。

  變速器看似簡單,實則精密。它通常包含六大部件,每個部件又由多個零件組成。六大部件怎麼配合好,從材料到結構,從壓鑄、鍛造到碳纖維加工工藝,均有涉及。部件間的協調平衡是最難掌握的,外行人很難弄清楚該從何處著手。

  舉個例子,變速的時候,國外産品響聲清脆,我們的産品一開始沒聲音,這裏涉及幾十個彈簧的彈力的比例關係。我們花了三四個月才摸索出門道。國外品牌發展到現在,産品迭代了幾十次,累積的經驗值與我們不可同日而語。

  而且,自行車變速器不像智能手機,一款經典的IPhone4給後來的廠商指明了道路。變速器品類上千種,眼花繚亂。即使市場追隨者想學習借鑒禧瑪諾,從哪一款學起,學會了有沒有市場,如果不是長期在這個行業中摸爬滾打,很難搞清楚。

  主持人:有網友認為,變速器被“卡脖子”,主要是因為這個細分市場的利潤空間太小,資本市場不感興趣。如何評價這個觀點?

  劉春生:自行車變速器的市場空間,當然不能和汽車行業比,但禧瑪諾和速聯兩家企業的年凈利潤超過百億元,有很多企業希望進入這個領域。

  但正如前面所説,因為禧瑪諾和速聯積淀非常深厚,後來者很可能花四五年時間,砸上億費用,也冒不了一個泡。

  六大部件,總共100多個零件,其中1個零件出問題,可能影響另外100多個。其中邏輯關係,需要深入研究。而國內企業往往急于一兩年就看到成果,很難靜下心來做研發。

  藍圖創辦至今,已投入了四五千萬元研發費用,前面還有很多坑,需要不斷摸索,不斷完善。

  另一方面,現在組裝一架自行車的利潤很低,車企難以負擔高額的研發費用。這個行業又不像芯片、醫療器械等産業受社會資本青睞。我2013年創業,中途難以為繼,差點放棄,機緣巧合引入了投資,才堅持到今天。

  劉春生:自行車沒有變速器,就像手機沒有芯片。今年禧瑪諾供不上貨,我們做了一些替代。可以説,我們可以對國外品牌的某些係列實現國産替代了。

  變速器95%的産品性能指標,我們都能做到禧瑪諾的水平,某些細小指標上,甚至可以超越它。但我們還需時間沉淀,相信再過三五年,某些領域有希望實現彎道超車,比如電子變速器領域。

  對方的機械變速器已迭代了幾十次,遙遙領先。但在電子變速器領域,大家基本在同一起跑線上。中國的電子工業也不差,我們有希望從這方面突破。

  余世光:國産變速器經過我們行業技術人員的努力,質量上有了很大提升。我們不僅開發了機械變速器,還有電子變速器,同時形成了自己的專利和自主産權,完全避開了對方的專利壁壘。在夾縫中找突破口,蠻艱辛的,現在算是有了好的開端。

  梁霄淩:因為禧瑪諾供應跟不上,今年包括千裏達在內的很多車企,都選擇同國內變速器廠商合作。

  國産變速器和禧瑪諾,在入門級産品的技術差距已經很小了。但禧瑪諾在行業內深耕多年,不論是質量保障體係,還是生産團隊的穩定等方面,肯定是佔據優勢的。

  疫情打破了市場平衡,國內變速器廠商獲得了加速發展的機會,原本需5到10年走完的路,現在一兩年就走完了。但疫情過去之後,能留下多少份額,要看廠商自己的能力。

  市場是最聰明的,車企會從産品質量、價格、品牌各方面綜合考慮。我個人判斷,國內廠商至少抓住機會把貨鋪到渠道中去了,等行情恢復正常,國産變速器多少能保留部分新增的市場份額。

  吳錦程:禧瑪諾供應不上,我們用美國速聯、臺灣微轉替代一小部分。國內品牌知名度差一些,品質還需要沉淀和磨練。國外變速器對材料要求比較高,國內的鋼材暫時替代不了。

  主持人:自行車産業從歐美轉移到日本,再從日本轉移到臺灣,現在到了中國大陸。轉移過程中,對方在核心零部件變速器的生産制造上形成了壟斷地位。這對我們有什麼啟示?

  余世光:禧瑪諾變速器代表的自行車産業高檔零部件,它的生産體係已布局全球,但産品開發留在日本。個人認為,它的啟示有以下幾點——

  産品要做精、做高端。産品是企業的生命,沒有消費者喜歡的産品,企業就沒有生命力。禧瑪諾以及速聯,不斷創新,不斷開發新技術,值得我們學習。

  另外,國外企業不斷申請知識産權保護,以此維護自己的壟斷地位,這説明知識産權保護的重要性。中國自行車協會在“十四五”期間,將組織國內零部件企業,成立工作組,重點突破關鍵零部件的基礎供應機制,提升零部件性能和穩定性,形成自主的核心技術和知識産權。

  第三是品牌建設。中自協正在引導企業強化品牌意識,實施品牌戰略,同時加大品牌建設投入力度,建立完善品牌運行體係,增強核心競爭力。

  梁霄淩:高端産品和先進技術,不是説轉移就能轉移的,涉及人才儲備、設計管理水平,社會發展程度、法治環境等多個因素。資本是流動的,市場是自由的,最後還看經營者的決策。

  余世光:産業鏈條重新布局是趨勢。但再怎麼調整,現在很多零部件還是從國內出口的。人力成本低的地區,産業鏈上下遊基礎還不成熟,目前影響不是很大。

  劉春生:産業轉移不可避免。現在很多工廠去越南、柬埔寨、烏克蘭,還有葡萄牙,但目前轉出去都是低端車,車架子從國內焊好再運出去。

  像中高端的崔克、閃電等品牌,生産制造還離不開中國。中國自行車王國的地位,短時間難以撼動。

  梁霄淩:我們在俄羅斯、印度、菲律賓都有工廠。不單是自行車,輕工業往欠發達國家轉移是大趨勢,原因是人工成本。但除了人工,還要考量關稅、質量等多個因素,現在中國自行車的綜合成本,還是很有競爭力的。

  中國自行車産業有非常完善的供應鏈體係,車架、零配件、烤漆、橡膠輪胎,不是每個國家都有全産業鏈。中國還有巨大的內銷市場,本地市場不大的地區,成本很難降下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