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 直线轴承 滑动轴承 无油轴承 直线导轨 自润滑轴承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地方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无油轴承 > 内容

实地集团“二代”老板科技梦难圆千亿目标仅实现257亿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15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倘若我们无法成功挽留现有员工并雇用、培训及留任高级行政人员或主要员工,可能严重损害我们的业务”,在去年招股书中,实地集团这样写道。

  近日,实地集团曝出半年内13位高管相继离职的消息,其职位涉及财务、投资、营销等多个领域,包括实地集团副董事长兼总裁刘森峰、执行总裁兼CFO李斌等。

  实地集团对此称:“大部分人员是被公司劝退,仅有两人是因个人原因辞职,这对一个快速成长中的企业,人员进出实属正常”。

  实地集团在招股书中的担忧演变为事实。近日,实地集团曝出半年内13位高管相继离职的消息,其职位涉及财务、投资、营销等多个领域,包括实地集团副董事长兼总裁刘森峰、执行总裁兼CFO李斌等。

  2月21日,对于外界流传实地集团高管“大换血”的消息,实地集团对此称:“大部分人员是被公司劝退,仅有两人是因个人原因辞职,这对一个快速成长中的企业,人员进出实属正常”。

  实地集团实控人是富力地产张力之子张量。截至目前,该集团仍未公布接替总裁等关键岗位的人选。

  不仅如此,此前的2020年11月20日,实地集团赴港交所的招股书失效,首次闯关失败。而今,上市之路何时重启仍是未知数。

  市场消息显示,近期,实地集团多位高管集体离职,包括副董事长兼总裁刘森峰、执行总裁兼CFO李斌、副董事长兼联席总裁罗剑威、副总裁兼成渝区域总裁张炜、资金副总裁刘军、营销副总裁张羽晴、人力行政副总裁樊全文等13人。

  罗剑威先后效力过万科、远景能源,2019年11月被任命为集团副董事长兼联席总裁,负责科技地产板块。

  出身于碧桂园的职业经理人刘森峰在业内曾享有“打工皇帝”的名号。围绕他离职的风波早在2020年8月就在业内传开了。随后的11月,他针对外界的离职传闻还做了明确说明,称“没有辞职打算”。

  去年8月,由实地集团的财务总监晋升为集团执行总裁的李斌,职业生涯先后服务于龙湖集团、鸿坤集团、华夏幸福、泰禾集团,始终围绕投融资和财务这一主轴线。年轻有为的他被外界一度视为刘森峰的接替者。

  2017年,实地集团引进了前百度副总裁李明远,一度引发不少科技企业和风险投资机构关注。

  而李明远短暂效力实地不足一年便离职,这段经历被外界称为”郁郁不得志”。随着李明远离任,2017年实地集团离职高管亦达到10余人。

  上述离职高管在地产行业内均有丰富的经验和光线的履历,为何几乎同时在一家公司“被劝退”?

  对于上述哪些高管系被辞退,哪些高管为个人原因离职,实地集团称:“因为涉及到个人隐私,公司不便说明是哪两位。”

  虽然目前尚未得知实地集团高管被劝退的原因。但常识可知,被“劝退”与架构调整导致的人事变动不同,通常是由于工作成绩未能达到老板预期所致。“这部分高管被劝退主要是由于业绩等原因。”

  资料显示,实地集团实控人张量出生于1981年,曾留学加拿大,2003年回国。

  作为一位“80后”,张量并不是一位家境普通的创业者,而是富力集团总裁张力之子。回国之后,“地产二代”张量并没有选择去富力集团“接班”,而是选择自己创业,他想要用互联网的思维来做地产,用智能化武装楼盘。

  在投身房地产之前,留学归来的张量在工程机电、智能家居、创投领域均有涉猎。其名下已经有力量矿业、传递娱乐和脑洞科技三家公司在港挂牌交易。除此之外,张量还直接或间接控制黑洞投资、桉树空间、哈奇智能、37℃智能家居、织网通讯等互联网企业。

  张量曾表示要将实地打造成“地产界的苹果公司”,通过“地产+科技”的方式双轮驱动实地集团前进。

  2018年,实地集团实控人张量曾将销售目标定为1200亿元。不过,据克而瑞统计,实地集团2020年全口径销售额仅为257.4亿元,排名行业第100位。

  广州市房协专家委委员黄韬分析称,“由于积累的时间还不够,同时科技当中的含量以及它的差异化不算很突出,只能说实地的发展中注重科技,但是实际想过来看,实地还没有作出很有特色的科技地产,还没有很明显区分于其他开发商的一个特征。”

  在实地集团此前递交给港交所的长达700余页招股书中,“智慧”一词出现频率高达140次。

  2020年11月20日,实地集团招股书失效,首次闯关以失败告终。目前尚无有关重启IPO的信息。

  2020年5月,实地集团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了IPO招股书。彼时,实地集团吸引了一大批地产界明星职业经理人陆续加盟,其中就包括本次离职的原碧桂园江苏区域总裁刘森峰。

  实地集团成立于2006年,最早由张量和母亲廖东芬各持有80%、20%股权,开发的第一个楼盘是广东中山璟湖城楼盘。彼时,实地集团的法人还是张量的大伯张小林。

  此后,实地集团进入几年“空窗期”,直到2013年后又陆续开发了贵州遵义蔷薇国际、江苏无锡玫瑰庄园、广州常春藤等项目。

  实际上,实地集团与富力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实地集团早期与富力集团在业务上往来频繁。作为富力的重要合作承建商,实地集团承接富力多个住宅小区和甲级写字楼建造和装修等工程。

  2015年新春大会上,实地集团提出“要增加非富力业务,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。”这之后,张量走向台前。

  2015年起,实地集团大手笔出手拿地、全国扩张,一度跻身房企百强,并喊出千亿目标。但销售额却在2016年突破百亿、2017年突破两百亿后,突然掉头向下。

  据克尔瑞数据显示,2017-2019年,实地集团的销售额分别为201.1亿、158亿、119.6亿,行业排名也从89名下滑至153名。2020年,实地集团全口径销售额257.4亿元,排名行业第100位。

  不仅如此,实地集团的财务困境逐渐显现。招股书显示,2017年至2019年,实地集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持续下滑,从2017年的25.18亿元先后跌至6.63亿元和2.23亿元。

  2017-2019年,实地集团的未偿付借款余额分别为119.83亿元、117.71亿元、126.56亿元,净负债率就分别达3809%、533%和225%,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实地的借款成本逐年升高,2017-2019年分别为惊人的12.8亿、17.08亿、21.73亿元,甚至超过三年销售毛利之和。

  数据显示,三年间,实地集团银行及其他借款总额的加权平均实际利率分别为6.59%、6.67%及8.37%。仅2019年一年内,其借款成本直接增加了1.6个百分点。

  背靠富力地产张力,实地集团缘何缺钱?其中,周转缓慢或是实地集团的难解之症。

  科技赋能是一把双刃剑,招股书中,实地集团透露道,“视项目规模、复杂程度以及各项目其他因素决定,公司从取得土地使用权后一般需要30至40个月完成项目。”

  回顾行业发展,2016年前后规模崛起的房企大多脚踏三四线红利,走起高周转路线。意图用科技赋能的实地集团踏空了高周转浪潮。

  打造“地产界的苹果公司”需要慢工出细活,而实现千亿销售额则需要高周转快节奏,面对矛盾的目标,实地集团将如何抉择?

  招股书中,实地集团坦诚道出风险,业绩记录期间,三家附属公司拿地后超一年未开发,可能导致土地闲置。

  而2018、2019两年间,关联公司还为实地集团累计垫款近82亿元,已超过张氏父子的半数身家。通用栏目 - 中化新网中国传媒大学:聚焦新技术赋能创意设计培养